董国安教授出版专著《进化论的结构——生命演化研究的方法论基础》

系统科学与系统管理研究中心/中心新闻2012-12-31 00:00:00来源:华南师范大学评论:0

 
董国安教授所著的《进化论的结构:生命演化研究的方法论基础》一书,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该书面向科学技术哲学工作者和研究生,生命科学各专业的工作者、研究生和高年级大学生,以及具有普通生物学知识和科学哲学常识的读者。其目的在于:梳理英语国家近年来有关进化生物学的科学哲学研究情况,展示这个领域的前沿动态和趋势,探讨把有关科学哲学理论观点运用于进化生物学理论研究的可能途径。进化生物学的科学哲学研究是近些年来非常活跃的领域,这表明进化生物学的理论研究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需要科学哲学给予方法论的支持。本书也是对进化生物学这种要求的一个回应。
本书认为,统一进化生物学,进而统一生物学是生物学家和哲学家的追求,而追求的进路却是不同的,这种不同又来自对自然选择等概念的不同理解。从过程角度来看,自然选择是一个筛选机制,结果是保留更合适的生物设计型式;从工程上分析生物设计与环境之间的作用机制成了这种研究的重要工作,对具体地适应现象给出因果解释是基本目的,要求对选择单位的实在论解释。从结果的角\度看,自然选择是差别繁殖,结果是多样性的形成;利用统计学的方法分析群体遗传组成的变化成了这种研究的重要工作,对群体中基因型频率给出统计解释是基本目的,不要求对选择单位进行实在论解释。不论是按照过程分析进路,还是按照结果分析进路来统一进化生物学,其合理性都没有被认真论证过。真正合理的统一途径应该是把结果分析还原为过程分析,而不是用一个排斥另一个。假如这种还原在原则上不可能实现,统一的追求就没有什么根据了。进化生物学的现状至少表明这种还原是十分困难的。
“对个体的决定论解释”问题和“对于群体的统计解释”,是两个不同的解释模式。进化生物学的实际状况提示我们:两种解释模式不能相互替代,对于理解进化过程都有不可或缺的价值。这个观点可以叫做“多元论”。
接受了进化论中存在的不同的解释进路的观点,也就容易明确进化生物学的多学科特点。被叫做进化论的那个实体,其实是由多个理论构成的,每个理论都有着自己特有的建构途径和论证方法。即使是经常被看作是单一理论的自然选择学说,也可以有不同的解释。既然如此,我们就没有理由要求对进化论的重构一定要符合“公认”观点给出的科学理论结构框架,或者是“语义观”的方案。
进化论的统计特征究竟是来自我们关于进化的知识不足还是来自己进化过程的非决定性?霍兰(B.Horan和罗森堡(A.Rosenberg等主张进化过程是决定性,进化论的统计特征只是反映了人类认识的限度;布兰顿(R.Brandon)和卡尔森(S.Carson)等主张进化是一个随机过程,进化论的统计特征反映了这种随机性。有关量子力学争论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通过直接回答进化过程是不是随机的问题来解决这个争论,是一个没有希望的企图。本书提出的问题是两个:第一,两排所谈论的自然选择和遗传漂变等概念是不是具有相同的意义?如果不同,根本的区别是什么?第二,进化论的统计特征仅仅来自进化过程的随机性或者是人类认识的限度吗?或者,那些统计特征源于进化过程的随机性而那些源自人类认识的限度?按照多元论方法,可以对这两个问题给出合理的回答。
本书的学术价值体现在三个方面:(1)基于对大量文献的分析,梳理出了进化生物学哲学领域的发展趋势,为我国学者的进一步研究创造了条件。(2)对进化生物学中两种解释的区分以及对两者关系的讨论,揭示了进化生物学理论化进程及其基本方向,有助于生物学工作者总结经验材料和进行理论创新。(3)程度的规律为进化的规律解释提供了哲学根据,部分解决了“历史叙述不提供规律解释”的问题。
总之,近三十年来,有关进化生物学的哲学争论吸引了一大批生物学家和哲学家,以致这些争论问题构成了当代生物学哲学的核心话题。《进化论的结构:生命演化研究的方法论基础》对这些争论进行了介绍和梳理,而这项工作在国内还很少。同时,《进化论的结构:生命演化研究的方法论基础》通过考察生物进化论的结构和性质,为回答关于复杂性的研究能不能成为一门科学、复杂性科学与伽利略以来的物理科学在方法论上存在着怎样的差别这类问题提供了某种借
鉴,因为物种进化现象非常复杂,达尔文以来的进化论可以被看作是复杂性科学的一个范例。

标签: